摘要:
               我对摄影的期待---关于《大山里的贫困儿童》
               文 / 徐美儿
   
   曾拿着相机东奔西跑追寻风花雪月,起早贪黑赶光线追落日,似乎就为了拍一张获奖照片,满足一下心灵的虚荣,我曾以为这就是摄影。可长久以来,内心一直隐藏着迷茫,一如在大雾弥漫的山路上寻找内心的真实,也是摄影的真实。
   在一次拍摄中,我偶然接触到生活在困境中的山里孩子。童年本是造梦的岁月,可贫困、离弃、天灾人祸……卷走了他们五彩缤纷的梦想。因为贫穷,一些孩子的母亲抛家外出,杳无音讯,只留下孤苦的老人和孩子在家苦熬。同样因为贫穷,一些孩子的父母因病身亡,仍然是孩子被孤独地留下苦熬。猪、牛、羊、狗、鸡和鸭成了他们忠实的玩伴,“我要一条活的金鱼”成为他们“六一”的心愿。忙着玩纸牌的孩子根本想象不到,相依为命的奶奶一卧不起意味着什么。离家出走的妈妈偶尔回来看望,孩子更多的是报以咬牙切齿的仇恨;已习惯接受不平等悲悯的孩子,对于乡邻们的关怀,更多的是无动于衷。
   ……
   孩子们是纯洁的,也是无辜的,他们性格的另一面,是扑面而来的热情、令人感动的淳朴,还有山中藤条般的坚韧。我被他们的品格深深感动,也被他们求知的欲望深深感动。就这样,我开始关注这些孩子,同时也反省着摄影的本质。当我的相机对着那些因为营养不良而瘦小柔弱的身体和一双双无助而又善良的眼睛时,心中总有一种无以言状的隐痛。一段时期,我连续调查拍摄了25个贫困儿童的生活,试图以摄影的方式让更多的人了解他们,也期望通过这种真实的记录开启一扇扇爱心之门——这,成为我对摄影的期待。
   在与孩子们的相处中,我深深感到对他们的帮助,不是赞助一笔学费那么简单。生活的重担,舆论的压力,爱的缺失,使他们原该清澈的心灵被胆怯、自卑和孤苦浸透。他们的世界没有时尚的玩具,没有迷人的漫画书,没有艳丽的水彩笔;对迪斯尼、动物园、欢乐谷更是闻所未闻;他们甚至认不出北京天安门。我们究竟应该如何帮助这些孩子?与孩子的关系是走进还是走近?对孩子们的心灵和情感世界又该如何呵护?我想不出一个完美的答案,这促使我后来发起了阳光爱心社志愿者活动,发动更多的人献出爱心和智慧。
   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爱好摄影的柔弱女子。对我来说,摄影的魅力在于能让我学会不断地追求“真、善、美”,我相信摄影的真实和真实的摄影总能触及到人类的心灵深处。我只希望在这中间,一路耕耘着,收获着,快乐着。我坚信总有一天,在用真爱构建的世界里,孩子们会绽放出灿烂的笑容……
   那是他们应该有的。


放学后,鹏飞踩着三轮车带着奶奶与妹妹下地摘小菜。他和妹妹鹏英因父母属于非法结婚至今无法落实户口,属于黑户,无法享受村里按人口划分的田地与补助。只有父亲的三分田地由奶奶种点小菜供一家人食用。为维持生活,无技能的父亲外出打工但收入拮据,母亲因嫌贫寒困离家出走至今未回。
拍摄时间:2009年12月,拍摄:徐美儿。

春天了,8岁的陈开胜与爸爸到自家山上挖竹笋,有半个月的笋期可以采挖,竹笋用来做腌菜,存着平时吃。陈开胜上小学一年级,妈妈患有痴呆症,不会打理任何事情。家里主要依靠54岁的爸爸打体力零工来维持生活。拍摄时间:2010年4月,拍摄:徐美儿

  
谢沂均,10岁,三年级学生。希望拥有一套故事书,长大想当厨师。父亲病情恶化,只能依靠点滴维持,周末,谢沂均陪父亲去小诊所治疗,那里药费便宜些,可以省点钱,能多打几天。
拍摄时间:2010年5月,拍摄:徐美儿

  家庭的贫瘠和患病的重荷,父母对孩子的教育很直接,体罚或者棍棒.谢沂均说很害怕看到父亲患病后生气的样子。为给患绝症的父亲治病,花去家里所有的积蓄,依靠村民救济为生,2010年下半年,父亲去世。母亲,12年前花3500元钱买来,患有轻度精神疾病,无赚钱养家能力。拍摄时间:2010年3月,拍摄:徐美儿


  放学后,王俊坐在门槛上读课文给喂猪的奶奶听,这是学校布置的作业。因家境贫困,王俊的妈妈离家出走,爸爸外出自谋出路,很少回来。家里主要依靠奶奶在村口卖小菜来维持生活。一年下来有3000元左右的收入。拍摄时间:2009年9月,拍摄:徐美儿
 

  父亲病逝, 母亲住院,家里无人照顾妹妹,老师允许姐姐带着妹妹上学。晚上,姐姐上夜自习,妹妹在边上做作业。姐姐即将中考,已经两周没有见到妈妈。为了不影响姐姐考试,医院没有将母亲,病重的消息告诉她。拍摄时间:2010年5月,拍摄:徐美儿


  2010.6.12,是姐姐中考结束的日子,也是妹妹十岁的生日。当姐妹两到医院的时候,医生叫姐姐签收病危通知单。病危的母亲想吃女儿生日蛋糕。蛋糕为好心人送给姐妹两。医院发来了欠费通知单,因病情变化要求姐姐决定是否继续转院治疗,姐姐无法做出决定。寻找亲戚帮忙,没有结果。
拍摄时间:2010.6,拍摄:徐美儿


  黄炎发今年11岁,很机灵而又听话,小学四年级学生,学习不怎么好,但生活自理能力很强。2010年开始至今,家里只买了两次肉,每次大概买十元钱的肉,平时主要吃自家田地里出来的土菜。妈妈因为残疾,每天只能呆在阴暗潮湿的房间里,只有周末,炎发推妈妈出去晒晒太阳。拍摄时间:2010年4月,拍摄:徐美儿


  希望孩子能好好读书,走入城市,是每个家庭对孩子的希望。拍摄时间:2009年11月,拍摄:徐美儿


  小仙香背着书包独自上学。爸爸病逝,妈妈离家出走,想念妈妈的仙香经常会落泪。

拍摄时间:2010年2月,拍摄:徐美儿

本图文刊登于《中国摄影》杂志2013年第6期





后记:
     图片的拍摄已经有许多日子的了。感谢在这许多日子里发生的故事,一个个由爱串联起来的故事。人生,是一场历练。坦诚的说,对于所做之事,我也曾困惑与害怕过,也曾欲以完成摄影专题的方式选择放下。因为,越走进摄影,越走进孩子,越发感觉摄影能为孩子带去的改变远非我所想象的那么美好,摄影的力量其实很单薄,如同理想与现实总有那么一段距离,一段我们无法改变或者预知的距离。
    然而,我极其庆幸的是,缘于摄影的方式,缘于走进孩子,让我一路见证了无数感人的善行,无数纯真的爱……可以这样说,能激励我至今坚持的理由,并非仅是摄影的魅力,而是你们,每一位可爱的志愿者,每一位善良的爱心人士,每一份朴实的厚爱,每一颗真挚的心灵!
    在此,我想对每一位善良的天使道一声“感谢”,诸如我的每一份喜悦里都浸透着你们给予我的爱与鼓励!感谢有爱,感谢有你们的陪伴!

2013.6.7徐美儿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