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前言:
     北京天安门背景布拍摄的念头,来自于当初在用摄影的方式走进孩子后,看到孩子对未来的迷茫与所处的家境,无助的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对于他们的希望。由此开始用场景布来拍摄孩子,每拍一个孩子,都将照片送回孩子手里,看到孩子开心的将照片贴在墙壁上,蛮欣慰的。虽然有些孩子不知道背景布里的场景叫什么,可也希望孩子能通过这张图片知道,在贫瘠的山沟之外有这样一个称为“北京”的地方,掌握知识,怀揣梦想走出山区,走出贫困。
     北京天安门背景布的拍摄,不仅仅代表着我自己给与孩子的祝愿,也承载着爱心社志愿者给与我的相帮与关爱,没有他们的帮助,我无法完成这样的拍摄,没有他们一路陪伴,我也无以坚持。由此,一张张图片里传承着无数的爱与感动,和寄语孩子的厚望。爱,是世界最容易沟通的语言……让我们一起携手陪着孩子走下去,因为,有爱!



                      
    走近?走进?
                  ----《幸福是什么》拍摄后感

   一直准备为《幸福是什么》的纪录片写一篇完整的文字。可迟迟不敢落笔。越发走进孩子,越发感到此片内容记录得极其的初浅,无以详尽的展现孩子们内心的世界。幸好,孩子真实的话语与不善掩饰中流露出来的表情,使观者知晓,孩子与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地球,离我们并不遥远的地方。

   童年,造梦的岁月。可贫困,离弃,天灾,人祸……如密麻麻的浓雾席卷了本该五彩缤纷无忧无虑的童年。猪,牛,羊,狗,鸡与鸭成了孩子忠实的玩伴。“我要一条活的金鱼”成为孩子六一的心愿。小心翼翼的捧着鸡妈妈刚孵下蛋的孩子,最大的梦想就是妈妈和爸爸能在一起。忙着玩纸牌的孩子根本无法体会,相依为命的奶奶一卧不起意味着什么。面对离家出走的妈妈偶尔回来的看望,孩子更多的是咬牙切齿的仇恨。已习惯接受不平等悲悯的孩子,对于乡邻们的关怀,脸上露出的更多是无动于衷。

   孩子的相帮仅就一笔学费的资助了事?与孩子的关系是走进?还是走近?物质的给予之时,是否更得注重精神的关怀?如何关爱?关爱的标尺在哪里呢?一切没有完整的、哪怕假设的、完美的解决方案。

     带着提问将片子通过网络传播,并非所拍的片子优秀得足矣传阅,只是希望恰巧遇见懂得儿童心理辅导的您,通过片子的传播,能为孩子上一堂课,让孩子在您那深入简出的励志故事中看到美好的未来,转换成生活和学习的动机与动力;也希望恰巧能遇见乐意教授孩子书法或者画画常识的您,知道吗?我们的孩子中,有许多善于涂鸦写字,家里的门板或者墙壁就是最好的最实惠的材质,您的指点也许能为孩子打开一扇别样的窗,让孩子的世界不再只是阴暗;倘若你认为自己普普通通,那么也没关系,请带上您最真诚的微笑,蹲下来走进孩子,给她一个拥抱,递上一封信或者一本书,与孩子轻轻说声“你真棒!”

   孩子,就在我们的转身之处,我们期待与渴望,更多的爱走向孩子,带着一份善念,托起一个明天。
                                                
                                                       阳光爱心社志愿者:徐美儿




程东海,2005年出生;爸爸因病去世,哑巴的妈妈外出打工维持生活,现在主要与年迈体弱的爷爷奶奶生活,全家依靠梆扫帚为生。年收入3000元左右。



陈开胜,2003年出生;爸爸文盲,在村里扫垃圾为生计;妈妈痴呆,没有任何劳动能力;因他们不符合婚姻法,未能办理结婚证,孩子至今没有户籍。


杨燮,2006年出生;爸爸中风瘫痪两年后与2011年去世;现由年迈的奶奶和残疾的大伯照看着孩子的生活,主要依靠国家补助维持生活。



徐金烨,2007年出生;爸爸外出打零工为生;妈妈患有精神病,为爸爸花钱买来,08年离家出走;现在主要依靠80多岁的奶奶照顾生活,至今没有户籍。



陈仙香,2000年出生;爸爸患病去世;妈妈离家出走;现与开早点的姑妈一起生活。


杨晓君,2001年出生;刚生下来就被亲生父母丢弃,后被养父收养。因养父得外出打工,现寄养在姑妈家里。

孙家宝,2002年出生;生下来被亲生父母丢弃,后被养父养母收留。养父病逝,现与体弱的养母生活,至今没有户籍。



李蕾媛,2001年出生;爸爸患病去世,患精神病的妈妈得长期住院;姐姐住校读书;平时自己一个人生活。



 纪录片《幸福是什么---走进贫困孩子》链接: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DM0OTg3MzUy.html


后续:随着图片的传播,越发多的爱心朋友自发走进孩子身边,并一起同我参与这项公益行动中来,2010年7月6日在我们当地成立“阳光爱心社”。在大家的信任之下,我成为爱心社社长,由9名理事共同参与爱心社重要事务和制度的决策,,目前有百名志愿者参加各种活动。134名贫困孩子得到学业资助与不同的心灵关爱。
评论区
最新评论